展开剧照
原生之罪

原生之罪

加载中...
󰃖主演:
翟天临 尹正 白冰 颜卓灵   
时间:
2019-01-13-23:35:51
󰁣年份:
2018
󰃡类型:
󰃍地区:
大陆
󰃋语言:
国语
󰄭导演:
叶伟民   
󰆘剧情:
被吊销了律师执照的池震(翟天临饰)在生意场上混得风生水起,刑侦队长陆离(尹正饰)也在重重疑案中披荆斩棘。命运将怀有家族恩怨的两个人编织在一起,他们从彼此对立,到冰释前嫌,而后互为手足,惺惺相惜,最终生死同往。陆离身着笔挺的警服对着镜子整理自己,回想起深深印在脑海里的那些话,陆离沉沉地闭上了双眼,陆子鸣连环杀人案罪名成立,不得以任何理由提前释放;二十年的东岛淫魔终于落网;陆离要对得起身上的警服。这一切都和桦城监狱,池震有关,所有的事情都会慢慢浮出水面。第一案:签子杀人案,立案时间2018年2月28日,嫌疑人:包宇,受害人:朵拉,负责调查的警局桦城警局。这桩案子离案发已经快二十四小时,所有的案件资料已经收集完成,嫌疑人在审讯室片语不提,案情进展不算明朗,陆离将审讯室录像关闭亲自审问,对于陆离任何问话嫌疑人都不屑一顾,陆离生气拿出致死者死亡的工具签子吓唬嫌疑人。审讯似乎没有那么容易。一对男女站在金马桥头争论,一辆无人驾驶的车直冲过来,在车后备箱有一具女尸。 光怪陆离纸醉金迷的酒吧,池震作为酒吧的经理把控全场,一会和这个总招呼,一会招呼那个,游刃有余。期间有人闹别扭,工作的酒女拒绝了客人,客人生气将酒水砸在地上,池震原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但是刘姓客人不想轻易放过,池震有义务罩着酒吧员工,细声对刘总说自己知道他底细,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所以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别揪着不放,原来刘总还有一个议员的身份,也算识趣,池震给足其面子,这件事情就算了了。被救的酒女问池震知道茉莉去哪了嘛,茉莉还欠自己钱,池震不耐烦说莉莉也欠着自己呢,手下回报池震说刚刚得知莉莉消息,已经死了。 嫌疑人包宇不断挑衅陆离,陆离恼羞成怒不断对嫌疑人施暴,副局长董其令告知陆离金马大桥又发生一起命案,同样是签子扎死,同样的手法,所以没有必要在这个嫌疑人身上浪费时间了,于是陆离赶去金马大桥,此时已经围堵了很多记者等着了解案件情况。池震带着手下和酒女一起去发现茉莉尸体的地方,发现茉莉的脖颈处也扎满了洞眼。与此同时,在金马大桥发现的女尸也是脖颈扎满洞眼,而且手被绳子反绑,绳结绑的似乎并不高明有些像系鞋带的方法,陆离进入车内翻看,只发现了一块钥匙扣似乎有些价值,拿回化验指纹。死者是仁爱医院护士刘亚萍,涞国刚刚移民,家属是儿子和丈夫,家里只有一个联系方式,陆离让妙玲和鸡蛋仔陪着去通知家属,其他人员收集完有效证物之后收队。 酒女看见莉莉死亡惊恐万分闹着要报警,池震担心是自己人做的,报警对酒吧不利,让人拦下,又指挥手下在殡仪馆找地方将茉莉冻好。至于酒女,池震威胁其不要再出现在自己的酒吧。池震搜查莉莉衣柜发现莉莉安排酒吧女郎出去接单做生意,池震很生气,这样出外的生意很容易被陌生人弄走,事情一出,池震的老大同哥要找池震了解情况,在去的路上酒女又出现了,说自己不够钱回家而且赚的钱都在莉莉姐那,自己要留下来工作,但是池震不允许其留下,酒女各种耍赖强留。 死者朵拉的母亲要接死者遗体回去安葬,但是办案需要,陆离只是带着朵拉母亲去见了朵拉遗体一面,简单询问其认识仁爱医院的护士嘛,或者知道朵拉有无去过仁爱医院的妇产科,朵拉母亲均是不知,刘亚萍要被尸检,朵拉母亲看见刘亚萍脖子的伤口,很伤心自己的女儿也有同样的遭遇,陆离稍作安慰一定会抓住罪犯。鸡蛋仔和妙玲在死者刘亚萍家同志死讯,并作简单调查,但是死者丈夫很激动认为警方为何会怀疑自己,鸡蛋仔和妙玲看着死者家属也很不是滋味。由于鉴证科高队没有任何收获,陆离让法检老石告知自己尸检结果,两死者除了致命伤无任何共同点,凶手肯有可能是反社会人格,但是这样的话就会加大侦破难度,陆离得知朵拉不是处女,结合包宇所说朵拉不愿意他碰自己,也算一个优疑点。 妙玲汇报调查结果,在金马大桥仅仅拍到装有死者的车子缓缓下滑,已经出现两名一样死法的死者,但是案情还是毫无进展,陆离回家看见车库鲜红的大字:陆子鸣,还我女儿。陆离回家看见陆妈呆呆地坐着,让陆离带着自己做的东西去探视陆父,陆离不忍母亲伤心答应下来。池震去监狱找同哥,同哥质问池震怎么让酒吧女郎们走上卖淫道路,还威胁让池震去见陈先生,池震似乎很害怕见到陈先生,恳求同哥自己会好好解决这件事。陆离也去监狱探视父亲,和池震碰面,两人早就相识,池震之前是律师,似乎是陆离让其丧失做律师的资格,两人针锋相对互相错过。陆离将母亲缝制的布料钢琴交给父亲,让其好好在监狱受惩罚,原来陆父是音乐学院教授,但是杀害五名学生,是当年的连环杀人凶手。最近在追《原生之罪》。看了四个案子。第二个案子是真的不错,有真实案件「南京将军山碎尸案」打底逻辑上真的不错,加上男主角翟天临和女主角男陆离的碰撞,人性泯灭中带有搞笑。其中双男主离开死者家里时那三姐弟的眼神简直恐怖到不行。但是!最新的那个“游戏”杀人案件是什么玩意儿?一开始铺的挺好到最后给了这么一个杀人动机?一位母亲,儿子玩游戏玩死了,于是就把创造该游戏的四个创始人干掉了。我只能说过自己玩游戏玩疯了去杀人的案件,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你儿子玩游戏上瘾送去电聊啊。你直接杀了游戏创始人让马化腾怎么想?那个母亲还是四名创始人的宿管阿姨,她在烧掉四人照片时说“不让他们再害人了”可是这四个人已经把游戏卖给别的公司了啊!他们就算死了游戏还在继续。即使你强行把这些作为她要违法犯罪的动机,也得给个合理的解释吧,比如这个宿管阿姨的心理侧写,或稍微说一下与之相关的经历。就像《恶意》里面,杀人动机非常简单“我就是看他不顺眼”,你说这动机扯不扯?但东野圭吾用了整本书去让这个动机成立,看完后你不会觉得扯而会倒吸一口凉气审视自己想想过去,你说牛不牛?《原生之罪》的这个新案子,就反过来了,着重于描写死亡,铺排逻辑(当然不是说这些不重要),但忽略了让动机丰满而草率结尾,然而当一个单薄的动机无法撑起逻辑和凶案时,整个事件都变得非常不合理。再多线叙事,再牛的反转,只要与动机脱节了都没用。就好像是编剧先写了凶案,然后慢慢为了圆这场凶案强行堆上了其他部分。看完我只想谢当年宿管阿姨不杀之恩。【详细】
播放地址 
  • zkm3u8
  • bjm3u8
  • 33uuck
猜你喜欢 
剧情简介 
被吊销了律师执照的池震(翟天临饰)在生意场上混得风生水起,刑侦队长陆离(尹正饰)也在重重疑案中披荆斩棘。命运将怀有家族恩怨的两个人编织在一起,他们从彼此对立,到冰释前嫌,而后互为手足,惺惺相惜,最终生死同往。陆离身着笔挺的警服对着镜子整理自己,回想起深深印在脑海里的那些话,陆离沉沉地闭上了双眼,陆子鸣连环杀人案罪名成立,不得以任何理由提前释放;二十年的东岛淫魔终于落网;陆离要对得起身上的警服。这一切都和桦城监狱,池震有关,所有的事情都会慢慢浮出水面。第一案:签子杀人案,立案时间2018年2月28日,嫌疑人:包宇,受害人:朵拉,负责调查的警局桦城警局。这桩案子离案发已经快二十四小时,所有的案件资料已经收集完成,嫌疑人在审讯室片语不提,案情进展不算明朗,陆离将审讯室录像关闭亲自审问,对于陆离任何问话嫌疑人都不屑一顾,陆离生气拿出致死者死亡的工具签子吓唬嫌疑人。审讯似乎没有那么容易。一对男女站在金马桥头争论,一辆无人驾驶的车直冲过来,在车后备箱有一具女尸。 光怪陆离纸醉金迷的酒吧,池震作为酒吧的经理把控全场,一会和这个总招呼,一会招呼那个,游刃有余。期间有人闹别扭,工作的酒女拒绝了客人,客人生气将酒水砸在地上,池震原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但是刘姓客人不想轻易放过,池震有义务罩着酒吧员工,细声对刘总说自己知道他底细,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所以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别揪着不放,原来刘总还有一个议员的身份,也算识趣,池震给足其面子,这件事情就算了了。被救的酒女问池震知道茉莉去哪了嘛,茉莉还欠自己钱,池震不耐烦说莉莉也欠着自己呢,手下回报池震说刚刚得知莉莉消息,已经死了。 嫌疑人包宇不断挑衅陆离,陆离恼羞成怒不断对嫌疑人施暴,副局长董其令告知陆离金马大桥又发生一起命案,同样是签子扎死,同样的手法,所以没有必要在这个嫌疑人身上浪费时间了,于是陆离赶去金马大桥,此时已经围堵了很多记者等着了解案件情况。池震带着手下和酒女一起去发现茉莉尸体的地方,发现茉莉的脖颈处也扎满了洞眼。与此同时,在金马大桥发现的女尸也是脖颈扎满洞眼,而且手被绳子反绑,绳结绑的似乎并不高明有些像系鞋带的方法,陆离进入车内翻看,只发现了一块钥匙扣似乎有些价值,拿回化验指纹。死者是仁爱医院护士刘亚萍,涞国刚刚移民,家属是儿子和丈夫,家里只有一个联系方式,陆离让妙玲和鸡蛋仔陪着去通知家属,其他人员收集完有效证物之后收队。 酒女看见莉莉死亡惊恐万分闹着要报警,池震担心是自己人做的,报警对酒吧不利,让人拦下,又指挥手下在殡仪馆找地方将茉莉冻好。至于酒女,池震威胁其不要再出现在自己的酒吧。池震搜查莉莉衣柜发现莉莉安排酒吧女郎出去接单做生意,池震很生气,这样出外的生意很容易被陌生人弄走,事情一出,池震的老大同哥要找池震了解情况,在去的路上酒女又出现了,说自己不够钱回家而且赚的钱都在莉莉姐那,自己要留下来工作,但是池震不允许其留下,酒女各种耍赖强留。 死者朵拉的母亲要接死者遗体回去安葬,但是办案需要,陆离只是带着朵拉母亲去见了朵拉遗体一面,简单询问其认识仁爱医院的护士嘛,或者知道朵拉有无去过仁爱医院的妇产科,朵拉母亲均是不知,刘亚萍要被尸检,朵拉母亲看见刘亚萍脖子的伤口,很伤心自己的女儿也有同样的遭遇,陆离稍作安慰一定会抓住罪犯。鸡蛋仔和妙玲在死者刘亚萍家同志死讯,并作简单调查,但是死者丈夫很激动认为警方为何会怀疑自己,鸡蛋仔和妙玲看着死者家属也很不是滋味。由于鉴证科高队没有任何收获,陆离让法检老石告知自己尸检结果,两死者除了致命伤无任何共同点,凶手肯有可能是反社会人格,但是这样的话就会加大侦破难度,陆离得知朵拉不是处女,结合包宇所说朵拉不愿意他碰自己,也算一个优疑点。 妙玲汇报调查结果,在金马大桥仅仅拍到装有死者的车子缓缓下滑,已经出现两名一样死法的死者,但是案情还是毫无进展,陆离回家看见车库鲜红的大字:陆子鸣,还我女儿。陆离回家看见陆妈呆呆地坐着,让陆离带着自己做的东西去探视陆父,陆离不忍母亲伤心答应下来。池震去监狱找同哥,同哥质问池震怎么让酒吧女郎们走上卖淫道路,还威胁让池震去见陈先生,池震似乎很害怕见到陈先生,恳求同哥自己会好好解决这件事。陆离也去监狱探视父亲,和池震碰面,两人早就相识,池震之前是律师,似乎是陆离让其丧失做律师的资格,两人针锋相对互相错过。陆离将母亲缝制的布料钢琴交给父亲,让其好好在监狱受惩罚,原来陆父是音乐学院教授,但是杀害五名学生,是当年的连环杀人凶手。最近在追《原生之罪》。看了四个案子。第二个案子是真的不错,有真实案件「南京将军山碎尸案」打底逻辑上真的不错,加上男主角翟天临和女主角男陆离的碰撞,人性泯灭中带有搞笑。其中双男主离开死者家里时那三姐弟的眼神简直恐怖到不行。但是!最新的那个“游戏”杀人案件是什么玩意儿?一开始铺的挺好到最后给了这么一个杀人动机?一位母亲,儿子玩游戏玩死了,于是就把创造该游戏的四个创始人干掉了。我只能说过自己玩游戏玩疯了去杀人的案件,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你儿子玩游戏上瘾送去电聊啊。你直接杀了游戏创始人让马化腾怎么想?那个母亲还是四名创始人的宿管阿姨,她在烧掉四人照片时说“不让他们再害人了”可是这四个人已经把游戏卖给别的公司了啊!他们就算死了游戏还在继续。即使你强行把这些作为她要违法犯罪的动机,也得给个合理的解释吧,比如这个宿管阿姨的心理侧写,或稍微说一下与之相关的经历。就像《恶意》里面,杀人动机非常简单“我就是看他不顺眼”,你说这动机扯不扯?但东野圭吾用了整本书去让这个动机成立,看完后你不会觉得扯而会倒吸一口凉气审视自己想想过去,你说牛不牛?《原生之罪》的这个新案子,就反过来了,着重于描写死亡,铺排逻辑(当然不是说这些不重要),但忽略了让动机丰满而草率结尾,然而当一个单薄的动机无法撑起逻辑和凶案时,整个事件都变得非常不合理。再多线叙事,再牛的反转,只要与动机脱节了都没用。就好像是编剧先写了凶案,然后慢慢为了圆这场凶案强行堆上了其他部分。看完我只想谢当年宿管阿姨不杀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