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777电影网影片共有:91003 今日更新: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最新排行 最新更新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产剧  »  天盛长歌
天盛长歌

天盛长歌

更新至34集

爱奇艺①

芒果TV①

M3专线②

33uu

yjyun

129m3u8

温馨提示:[HD:高清版] [BD:高清无水印] [DVD:标准清晰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适合4M以下的宽带的用户和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喜欢看"天盛长歌"的人也喜欢:
剧情介绍:
 楚王宁弈,看似风流散漫的当朝六皇子,内心却背负着惨痛往事。他以天下为棋局,洗雪冤屈、惩治奸佞、整肃朝纲,在腥风血雨的朝堂争斗中步步为营。   凤知微,被逐高门之女,不甘屈服于坎坷的命运,女扮男装进入青溟书院,一跃成为无双国士魏知,风云渐起于朝野。   一个是城府深藏的亲王,一个 是初露锋芒的官场新秀,两人在风云诡变的朝堂里彼此试探、频频过招,相互排斥却又不自禁相互吸引。   而当彼此的心渐渐向对方敞开,邂逅的却是命运彻骨的森凉。   一场前朝遗孤案,彻底倾覆了她的世界,也打乱了他一向从容的步伐。对立的血脉、亲友的牺牲,成为隔绝他们的万丈绝壁,爱恨是非,从此永在路中。大成王朝末年,哀帝长孙明德昏聩无道,近佞臣而远君子致使民不聊生、哀鸿遍野,各地州府义旗频举。闵海侯宁世征为救黎民于水火,在闵海将军常远等人的拥戴下,历经数年,最终推翻大成统治,建立天盛王朝,大成王朝就此湮灭。天盛帝宁世征派遣长子宁川以及六子宁弈,追剿大成暗卫血浮屠残部以及襁褓之中的哀帝九子。宁川凭借射杀哀帝九子之功,位居天盛太子之位,宁弈却是另一番命运。在宗正寺的宁弈被噩梦惊醒,十八年前那一夜就注定是这样,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一个是宗正寺阶下囚。天盛十八年燕州瘟疫,临近州府闵海州闵国公下令封锁关隘,许出不许进。瘟疫随流民蔓延至帝京附近,天盛帝宁世征迫切地想要寻求解决之法。朝堂上,天盛帝获悉西城修平坊一带是此次疫情控制最好的地区,姚英奏明修平坊一带是由楚王宁弈出资,他着人在那里筹建了悲田病坊,及时隔离了病疫,同时又大量焚熏艾草,防止疫情蔓延。天盛帝不解宁弈身在宗正寺,何来这么多钱财。姚英称宁弈自从进了宗正寺,就一直研习蜀锦织造,这次将多年织造的蜀锦捐出赈灾。有大臣称此举不妥,虽救黎民于水火,但唐唐皇子织锦难免会落人笑柄。天盛帝却命人拟旨,以大赦之法平息灾乱。天子大赦,宁弈得以从宗正寺出来,高兴的他还多喝了两杯酒,并且来到天盛帝的寝殿外说要面圣谢恩。结果他因喝多在殿外直接吐了,于是说明是没想到还能从宗正寺出来,所以晚饭就多喝了两口酒,只是现在的状态不宜面圣,提出告退。天盛帝叹道听到黑夜中私语,好像微风初起,许多人都充耳不闻,却预示着暴风雨将要来临。宁弈身在宗正寺,却还能织布绣花为天盛帝分忧,太子宁川担心特地召来二皇子和五皇子切磋。二位皇子奉承太子,均认为宁弈就是一个废人,不足为惧。太子大喜,燕州和洺州都是山清水秀富饶之地,太子向二位弟弟承诺待他登上大宝之后,一定让弟弟们回到封地安享太平盛世。太子留下五弟,与他商量督办修渠的事,叮嘱他户部下拨的每一枚通宝要成为修渠的一瓦一砾。五皇子不解,常海说明太子这么做都是为了五皇子考虑,要知当年楚王获罪入宗正寺,五皇子赵王是首功,现在宁弈可是大摇大摆地出来了,自己若是赵王,今夜是难以入眠。朝堂之上,大臣称百姓拦路高呼皇恩浩荡,细问下获悉是赵王在督办修渠之时,看到南城百姓受疫情所迫,于是代表天盛帝向百姓们发放了粮食和草药,宅心仁厚,是表率。宁弈跪在殿外等着天盛帝召见,声称自己是罪臣,不召不宜上殿面圣。天盛帝宣宁弈觐见,希望他以后不可再以罪臣自居。宁弈此次捐锦赈灾有功,天盛帝要好好嘉奖宁弈。宗正寺有个狱卒叫霍老三,宁弈希望天盛帝将他赏给自己,此人织得一手好蜀锦,他认为当狱卒实在可惜,大臣闻言纷纷取笑。天盛帝答应宁弈,并且想要安排宁弈去青溟书院,跟随院首辛子砚一起选拔人才。大臣们认为不妥,请天盛帝三思。院首辛子砚称青溟书院最讲究的不过是忠和孝两个字,八年前楚王宁弈曾罔顾宵禁之令擅自离京,更与京郊虎威营指挥使袁冲私会,后又欲带兵回京意图不明,身为臣子,罔顾天子圣命是为不忠,身为皇子,罔顾天盛帝亲谕是为不孝,这种不忠不孝之人不能进青溟书院。宁弈跪倒在地,向天盛帝表示自己只想下半生织蜀锦为生,请天盛帝成全。天盛帝知道八年的大牢并不能磨软宁弈的性子,宁弈就是一根钉子,放在哪里都能扎出血,还担心放不好扎了自己的手。身边內官赵渊还担心有人要连根拔了这根钉子,天盛帝大怒,宁弈身为皇子,当今天下谁敢这么做,不过他也知道虽然天下是姓宁,可这承明殿都要姓常,常海仗着是太子的舅舅,有什么是他所不敢的。天盛帝想到了护宁弈周全的法子,就是秋家,很快赐婚楚王宁弈与秋尚奇的女儿秋玉落。辛子砚陪夫人大花去布庄,大花要选几匹楚王宁弈织的蜀锦,辛子砚忍不住叨叨宁弈身为皇子给妇人裁衣有失体统。宁弈为辛子砚量体裁衣,辛子砚没想到宁弈真的要给自己做衣服,还调侃一定要穿着他做的衣服去讨杯喜酒吃。宁弈表示这个婚结不得,而此刻着急的人应该是秋尚奇。秋府中的秋尚奇认为这桩婚事天盛帝是逼着他们秋家反常家,楚王就是当年常家斩草没有除根,现在这根又要冒芽了。辛子砚与宁弈初见之时正是与宁乔诀别之日,八年来他与太子虚与委蛇,布下如此棋局,不单单是替宁乔报仇,洗刷他的冤屈,更是为了完成他的嘱托:辅佐宁弈成为一代明君。宁弈认为本朝最该成为明君之人正是他那沉冤不得雪的三哥宁乔,三哥一生仁义爱民,却落得一个谋逆的罪名,生生赔上了性命,可那些构陷他的人依然高高在上,不能扫清这些蛀虫,谈何明君,又何来明君。辛子砚认为天盛帝现在是借宁弈来敲打太子和常氏,只是宁弈现在无权无势,担心他们加害宁弈。正好现在天盛帝赐宁弈与秋家成婚,这倒不失为护宁弈的一条妙计,建议宁弈倒不如顺水推舟,领旨谢恩。凤知微从小寄住在舅舅秋尚奇家中,阿娘秋明缨让她从今天开始就不要去宗夫子的私塾读书了,说是一个女孩子成天往外跑,担心被外人知道坏了她女孩子的名声。此时五姨娘差人前来给凤知微送来珠宝首饰,秋明缨听侍女说今天有几个宫中的內官前来府中,问五姨娘是不是跟此事有关。五姨娘声称自己只是一个姨娘不是很清楚,并转告秋夫人有请二位。秋夫人与凤知微母女说了被赐婚一事,秋明缨答应考虑。凤知微生气不要做秋玉落,也不嫁楚王府。秋明缨知道秋尚奇这步棋走得确实有些惊险,但有时候只有兵行险招,才能破了这僵死的棋局。秋尚奇专门请来兰香院的珠茵姑娘为常海抚琴,常海声称自己只是一介武夫,听不懂那高山流水的曲子。珠茵闻言讲了笑话,惹得常海哈哈大笑。珠茵在院子的花园里摘了一朵花,五姨娘知道珠茵是兰香院的姑娘,于是出言讽刺。珠茵话里有话说五姨娘是小妾,五姨娘气得推倒珠茵,这一幕正好被凤知微撞见,她以自己现在是王妃的身份将五姨娘数落一顿,还让五姨娘爬上树去摘月季并为珠茵戴上,五姨娘气得牙痒痒。凤知微和珠茵是一见如故,二人还结拜金兰。金羽卫衙门,一名金羽卫被挂在衙门口。仵作在死者的伤口处找到手戟,指挥使顾衍心中一惊,他是前朝大将,在大成湮灭后降了天盛帝。仵作又在死者的口中发现一块布条,上面写着背叛血浮屠者必诛。宁弈好奇辛子砚怎么会有血浮屠的手戟,辛子砚表示手戟是师父天机子当年为大成哀帝所造,身为高徒的他自然会造,既然他们要借血浮屠造势那就要逼真一些,所以才会让人带着手戟去帮他补了两下。做局之人如此大费周章,宁弈清楚都是为了太子之位。
影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