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你喜欢 
剧情简介 
盛家六姑娘明兰从小聪颖貌美,却遭遇嫡母不慈,姐妹难缠,父亲不重视,生母被害去世的困境。她藏起聪慧,掩埋锋芒,忍辱负重逆境成长,在万般打压之下依然自立自强,终历尽艰难为母报仇。在这一过程中,明兰结识了宁远侯府二公子顾廷烨。顾廷烨帮过明兰,也刻薄过明兰,他见过明兰软糯表皮下的聪慧锐利,也见过她刚强性格中的脆弱孤单,对她早已倾心。朝廷风云变幻,在顾廷烨的拥戴下,赵家旁支宗室子弟被立为太子,顾廷烨拿着勤王诏书,大破反贼,而后拥立新帝,成为新朝第一功臣,略施巧计娶了明兰为妻。明兰婚后管家业、整侯府、铲奸佞、除宵小,夫妻二人解除误会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最终明兰与丈夫一同协助明君巩固政权,二人也收获了美满的人生。卫小娘院子里的小丫头小桃去厨房拿炭火却受了委屈哭哭啼啼地回来,小蝶姑娘跑到厨房要拿她们院子里该得的炭火,结果也被赶了出来。恰好周娘子来到厨房,小蝶姑娘让周娘子做主。周娘子让人给小蝶姑娘二三十斤的炭火,不过小蝶姑娘只拿了她们院子该得的炭火离开。今日是盛家大小姐盛华兰納征的日子,可说定了扬州伯爵夫妇来下聘,现下却只支配了大郎袁文纯前来。盛家大娘子不满袁家怠慢而大发雷霆,盛家老爷盛紘出言安慰,结果大娘子又数落盛紘不疼爱华兰,选了袁家这样的人家。盛紘向娘子解释给华兰选忠勤伯府的袁家,是看定袁文韶是好孩子,希望华兰嫁个有担当的好郎君,夫妻和睦,琴瑟和鸣。小蝶姑娘拿回了炭火,结果却是灶上烧的炭,搞得整个屋子全都是烟。小蝶姑娘不满厨房的人骗她,冲动就要去厨房找她们要屋炭被卫娘子叫住,交代她天冷就多穿衣服,把窗户封严实一些。小蝶姑娘担心冷着年纪还小的六姑娘明兰和小桃。卫小娘听了若有所思,然后将小蝶姑娘叫到屋子里,将她的嫁妆一块银镯子让小蝶姑娘拿去当了。小明兰不同意阿娘当了仅剩一件的嫁妆,卫小娘告诉小明兰,她若是不想当了镯子,明日就去老太太屋里伺候,小明兰哭着说她不要离开阿娘。卫小娘让小明兰把镯子给小蝶姑娘,小明兰找到小蝶姑娘,跟她商量不能卖了阿娘仅剩的唯一的一件嫁妆,不如将她们手中的炭卖了,换些灰花炭回来。小蝶姑娘没想到小明兰这么聪明,决定就这样办。袁家来盛家送聘礼,盛家喜气洋洋。大娘子正在吃席,下人来报三哥盛长枫和客人玩投壶,把今天的聘礼都要输光了。华兰闻讯着急问祖母怎么办,她全听祖母的安排。祖母表示华兰今日还是家里的大姑娘,可明日便是袁家的二娘子,日后不知还会遇到多少这种事,此刻开始她得自己拿主意。华兰只要主君和主母一条心,聘雁输了就输了不打紧。虽说投壶是孩子之间玩的把戏,但聘雁毕竟是袁家刚送来的聘礼,盛紘认为若让孩子输了去,盛家没颜面,袁家脸上也没光彩。盛紘希望袁文纯出面,毕竟那小哥白烨是他带来的,结果袁文纯却找托词不去劝阻。大娘子怒气冲冲地来到林噙霜院子,一巴掌呼了过去,警告她若今日保不住聘雁,自己不会饶了她的儿子长枫。长枫和白烨在前院比投壶,盛紘走到近前,威胁长枫要是输了,自己可是会打死他的。长枫听了一紧张直接就吓得箭都丢在了地上,白烨还在挑衅长枫这就认输了,袁文纯特别得意。身为主君的盛紘连忙解围,让众人别看小孩子玩的把戏,接着回去吃席去。这时小明兰捡起了箭就投中了,众人震惊明兰小小年纪竟然投壶这么厉害。白烨见状直接投了个双耳,大家认为小明兰铁定输了。盛紘不想丢了盛家的颜面,喊着众宾客接着回去吃席。小明兰可不服输,又拿起箭投了个依杆赢了白烨。忽然起了一阵大风,众人纷纷离开了前院,没有再看投壶比赛。白烨自个背对着又投了个双耳,其实他的水平是完全可以赢得小明兰的。白烨在长廊上捡到盛家大少爷盛长柏的堪舆图,欲借来看。盛长柏却因白烨投壶搅了他们家的婚事而出言不逊,白烨连连为投壶赌雁之事道歉,还以亡母之名发誓以后绝不投壶做赌。卫小娘数落小明兰,之前教育她要行事稳重,不要拔尖出头,可她今天却在投壶中出风头。小明兰表示她若不上去,大姐姐的聘雁就要丢了。卫小娘希望小明兰明白大姐姐娘家势大,是有尊贵,而林小娘最得宠,是有体面,她们都是主人家,而她是家里人得病了卖身来换药钱的。林小娘当着盛紘的面教育长枫,这时大娘子带着五小姐如兰怒气冲冲地前来。林小娘见状故意装作一副可怜的模样,说要打长枫三十板子,这让大娘子特别震惊。大娘子想不通林小娘从来刁钻,可自己现在却找不到她半点错处,这次居然这么乖顺,原本还想趁机拿回掌家钥匙对牌,现在竟找不到空隙说出口。四小姐墨兰给祖母念书,祖母提起六姑娘明兰先前来请安,自己给明兰做了酥饼吃,让墨兰也去吃点。回到院子,墨兰就朝阿娘大发脾气,她说过不愿意去给祖母请安伺候。林小娘将墨兰怒骂一顿,并威胁要把她送到大娘那边去伺候。墨兰听了连忙上前抱着阿娘撒娇求情,林小娘说明祖母心肠软,墨兰要哄得祖母高高兴兴的,祖母才会对她好。这些天几个孩子在母亲跟前伺候,盛紘让母亲瞧着哪个喜欢,便留下哪个孩子陪着。老太太提起今日若非六姑娘出头,盛家脸面可要丢到一里地外去了,让盛紘去看看她们母女。小明兰等着盛紘,求爹爹去看看阿娘。盛紘以官中事多为由,晚点再去看望。小明兰将祖母给的酥饼给爹爹,盛紘让小明兰留着自己吃,还让小明兰回去告诉小娘。小明兰想着爹爹一会会来看望小娘而特别高兴,蹦蹦跳跳地跑开了。《知否》有多期待,就有多失望。首先作为一个看了几遍原著的人来说,前四集我都看懂了,但是没看过的人就难说了。正午的服化道美术不用说,一如既往的好,镜头也不错,很有经典的潜质。于是他们开始追求生活气息,使用演员原声,步子太大扯着蛋了,有好几个演员说话的时候我都以为是卡词了,可能对于古装剧来说还是配音更符合审美吧。小说改编电视剧,确实在节奏、人物关系、事情发展进度等上需要做很大的调整,尤其是架空历史扎根历史背景调整会更大。但是,编剧们超强的自信,将原著大部份的台词、桥段都改了,仅保留了部分主线,将很多细腻的情感桥段进行了大幅度的删减,大量的增加自以为刺激,但是逻辑不通背景不明的矛盾冲突。原著将婚姻表述的非常通透,很多观念都令人深思,但是目前来看,电视剧开始着重表示三角恋,女主为了躲而躲,男二为了追而追将原著中压抑的地下恋情堂而皇之的搬到表面。为了安排男主早出现,增加了很多不符合古人观念的情节,如顾廷烨入嗣白家接手外祖家业、顾屡屡被盛家人忽略鄙视、顾竟然跟着袁家迎亲队伍下扬州、白家公然抵抗宁远侯府嫡子(好一个商人之家)、盛家姑娘十七八了还跟外男同窗(好一个书香世家,要知道古代男女七岁不同席)。为了增加故事冲突,编剧删掉女主男二相识的所有戏份,只变成肤浅的皮囊爱情。为加速男女主相识,把一个别人嘴中口口声声的纨绔子弟,变成了一个观众眼里行侠仗义,重情重义,果敢孝顺的好少年,而且还中了举。我不知道后面的剧情如何,人设是否是原著中的人设,但就目前来看,人设几乎阵亡。滑不溜秋的盛泓,得知姑爷家把人宁远候的嫡子弄死了,和一个外人稍微嘀咕两句就算了,还说都是他家的责任。大哥,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你女婿能好得了吗?你得考虑退婚吧!王氏和林小娘比较贴近原著,盛老太太的清高呢,顾长柏的胎生老成呢?顾长枫的风流倜傥呢?二人竟是兄友弟恭?华兰的戏要被删完了,明兰看着往后也不小心翼翼了,如兰的无知和蠢呢?墨兰一如既往心机表。目前的情况就是,编剧团队非常重视自己的原创,能多写点戏就多写点,然后使劲的删原著的情节,结果人物关系都忘了介绍清楚了。觉得原著人物出场太多,删了很多,然后自己又加了很多其他的几场戏的角色,白家都出三房了,卫家都出姨妈了,正午那么有创造力,以后还是原创吧,别改小说了。希望后面的剧情,还是尊重点原著吧,别把婚姻的主题跑偏了,改成烂俗爱情剧。